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云南鹤庆西山岩溶地下水均衡模拟

刘芮彤 王锦国 周云 黄华 陈长生

刘芮彤, 王锦国, 周云, 黄华, 陈长生. 云南鹤庆西山岩溶地下水均衡模拟[J]. 中国岩溶, 2019, 38(4): 532-538.
引用本文: 刘芮彤, 王锦国, 周云, 黄华, 陈长生. 云南鹤庆西山岩溶地下水均衡模拟[J]. 中国岩溶, 2019, 38(4): 532-538.
LIU Ruitong, WANG Jinguo, ZHOU Yun, HUANG Hua, CHEN Changsheng. Simulation of karst groundwater balance in the Westshan mountains, Heqing county, Yunnan Province[J]. CARSOLOGICA SINICA, 2019, 38(4): 532-538.
Citation: LIU Ruitong, WANG Jinguo, ZHOU Yun, HUANG Hua, CHEN Changsheng. Simulation of karst groundwater balance in the Westshan mountains, Heqing county, Yunnan Province[J]. CARSOLOGICA SINICA, 2019, 38(4): 532-538.

云南鹤庆西山岩溶地下水均衡模拟

基金项目: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2016YFC0401801)

Simulation of karst groundwater balance in the Westshan mountains, Heqing county, Yunnan Province

  • 摘要: 鹤庆西山岩溶地下水是当地人们生产生活的重要水源,开展岩溶地下水均衡调查及计算模拟,掌握研究区岩溶地下水动态,对鹤庆西山地下水资源开发利用及管理有重要的意义。本文在收集研究区地质资料的基础上,对研究区的自然地理条件、地层岩性、地质构造和水文地质条件等地质背景进行分析并划分岩溶地下水系统。采用数值模拟法对云南省鹤庆西山岩溶地下水均衡进行了模拟计算,并与水量均衡法进行了对比。结果表明:岩溶系统划分合理,各岩溶子系统补给与排泄基本均衡;各岩溶子系统的排泄以集中排泄为主,集中排泄占总排泄量的67%~92%;考虑岩溶管道的集中排泄模型更符合研究区岩溶地下水运动特点。

     

  • [1] 徐恒力. 水资源开发与保护[M].北京:地质出版社, 2001.
    [2] 李伯权. 地下水资源评价中有关概念的讨论[J]. 工程勘察, 2001(3):20-24.
    [3] 李晓英, 顾文钰. 水均衡法在区域地下水资源量评价中的应用研究[J]. 水资源与水工程学报, 2014,25(1):87-90.
    [4] 张先, 周亮. 许昌麦岭水源地可开采量的水均衡法计算[J]. 水文地质工程地质, 2004, 31(2):83-87.
    [5] 张江华, 陈国亮. 水均衡法预测岩溶区坑道涌水量的一些见解[J]. 中国岩溶, 1988,7(3):273.
    [6] 高殿琪, 颜景生. 利用水均衡法求算明水岩溶区降水入渗系数[J]. 山东地质, 1991(2):107-113.
    [7] 任增平, 李广贺, 于莉,等. 开采条件下多时段水量均衡法的应用研究[J]. 现代地质, 1998(3):425-430.
    [8] Moiwo J P , Tao F , Lu W . Estimating soil moisture storage change using quasi-terrestrial water balance method[J]. Agricultural Water Management, 2011, 102(1):25-34.
    [9] 吴文强, 李文文, 刘君利. 水均衡与数值模拟法在地下水资源评价中对比应用[J]. 中国农村水利水电, 2009(6): 45-48.
    [10] 汪洋, 李娟, 席北斗, 等. 基于数值模拟的岩溶地下水源保护区划分技术研究[J]. 中国岩溶, 2018, 37(6):799-809.
    [11] 梁永平, 韩行瑞, 时坚,等. 鄂尔多斯盆地周边岩溶地下水系统模式及特点[J]. 地球学报, 2005, 26(4):365-369.
    [12] 裴建国,梁茂珍,陈阵西南岩溶石山地区岩溶地下水系统划分及其主要特征值统计[J]. 中国岩溶, 2008, 27(1):6-10.
    [13] 赵永贵,蔡祖煌. 岩溶地下水系统的研究:以太原地区为例[M].北京:科学出版社,1990.
    [14] 郭纯青, 时坚, 裴建国. 岩溶地下水系统中快速流与慢速流的模拟[J]. 中国岩溶, 1985,4(4):21-29.
    [15] 罗利川, 梁杏, 李扬,等. 基于GMS的岩溶山区三维地下水流模式识别[J]. 中国岩溶, 2018, 37(5):44-53.
    [16] Xi L W . Approach on boundary condition in numerical simulation of groundwater flows[J]. Journal of Hydraulic Engineering, 2003, 34(3):33-36.
    [17] 陈宏峰, 张发旺, 何愿, 等. 地质与地貌条件对岩溶系统的控制与指示[J]. 水文地质工程地质, 2016(5):42-47.
    [18] 莫美仙,王 宇,李 峰,等. 云南南洞地下河系统边界及性质研究[J]. 中国岩溶, 2019,38(2): 173-185.
    [19] 陈崇希. 岩溶管道-裂隙-孔隙三重空隙介质地下水流模型及模拟方法研究[J]. 地球科学, 1995(4):361-366.
    [20] 田娟,董贵明,束龙仓.孔隙-管道型西南岩溶地下河系统参数与流量衰减系数关系的数值试验研究[J].水文地质工程地质,2013,40(2):13-18.
    [21] 赵坚, 赖苗, 沈振中. 适于岩溶地区渗流场计算的改进折算渗透系数法和变渗透系数法[J]. 岩石力学与工程学报, 2005, 24(8):1341-1347.
    [22] Ashraf A, Ahmad Z. Regional groundwater flow modelling of Upper Chaj Doab of Indus Basin, Pakistan using finite element model (Feflow) and geoinformatics[J]. Geophysical Journal of the Royal Astronomical Society, 2010, 173(1):17-24.
    [23] 王景瑞, 胡立堂, 尹文杰. 甘肃北山地区三维地质建模方法对比研究[J]. 北京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4,50(5):478-482.
    [24] 王刚. 酒泉盆地地下水系统数值模拟研究[D]. 兰州:兰州大学, 2007.
    [25] 交通部第一铁路设计院. 铁路工程地质手册[M]. 北京:人民交通出版社, 1975.
    [26] 齐登红. 降水入渗补给地下水系统分析[M]. 郑州:黄河水利出版社,2007.
    [27] Shi L S, Cai S Y, Yang J Z. Study on spatial variability of subrainfall infiltration coefficient and simulation of the stochastic field[J]. Journal of Hydraulic Engineering, 2007, 38(1):79-85.
    [28] Yi L, Shao M. Experimental study on influence factors of rainfall and infiltration under artificial grassland coverage[J]. Transaction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Agricultural Engineering, 2007, 23(3):18-23.
    [29] 申豪勇, 梁永平, 唐春雷,等. 应用氯量平衡法估算娘子关泉域典型岩溶区的降水入渗系数[J]. 水文地质工程地质, 2018, 45(6):37-41.
  • 加载中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626
  • HTML浏览量:  4
  • PDF下载量:  408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刊出日期:  2019-08-25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

    温馨提示

    《中国岩溶》新采编系统已上线。即日起,新稿件都需采用新采编系统投稿。原采编系统已受理的投稿,审稿流程仍在原采编系统中完成。

    老用户在登录新系统时,如果密码不正确,需要点击下面的找回密码,重置一个新密码,方可登录进系统。

    《中国岩溶》原网站地址:http://zgyr-ov.karst.ac.cn/

    《中国岩溶》编辑部
    2022年4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