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基于数值模拟的岩溶地下水源保护区划分技术研究

汪 洋 李 娟 席北斗 姬永红 唐 军 刘剑聪 崔亚莉

汪 洋, 李 娟, 席北斗, 姬永红, 唐 军, 刘剑聪, 崔亚莉. 基于数值模拟的岩溶地下水源保护区划分技术研究[J]. 中国岩溶, 2018, 37(6): 799-809.
引用本文: 汪 洋, 李 娟, 席北斗, 姬永红, 唐 军, 刘剑聪, 崔亚莉. 基于数值模拟的岩溶地下水源保护区划分技术研究[J]. 中国岩溶, 2018, 37(6): 799-809.
WANG Yang, LI Juan, XI Beidou, JI Yonghong, TANG Jun, LIU Jiancong, CUI Yali. Research on the division technology of karst groundwater source protection areas based on numerical simulation[J]. CARSOLOGICA SINICA, 2018, 37(6): 799-809.
Citation: WANG Yang, LI Juan, XI Beidou, JI Yonghong, TANG Jun, LIU Jiancong, CUI Yali. Research on the division technology of karst groundwater source protection areas based on numerical simulation[J]. CARSOLOGICA SINICA, 2018, 37(6): 799-809.

基于数值模拟的岩溶地下水源保护区划分技术研究

基金项目: 国家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2018ZX07109-001)

Research on the division technology of karst groundwater source protection areas based on numerical simulation

  • 摘要: 以山东省邹城市某岩溶水源地为例,研究数值模拟方法在岩溶地下水水源地保护区划分中的应用,以及水文地质参数对于水源地保护区划分结果的影响。基于GMS软件构建了研究区三维非稳定流地下水数值模型,采用质点追踪技术,通过反向追踪示踪粒子在运移100 d、1 000 d以及25 a后的位置及迁移轨迹,对该岩溶水源地进行保护区划分;改变数值模型中的主要水文地质参数,以变化后的保护区面积作为衡量参数敏感度的指标,并计算各参数的敏感度系数,研究水文地质参数对于保护区划分范围的影响。结果表明:当参数改变幅度在20%范围内时,一层垂向渗透系数(VK1)的敏感度系数最大可达到2.63×10-3,二层垂向渗透系数(VK2)的敏感度系数最大可达到3.64×10-3;垂向渗透系数的敏感度明显高于其他参数,说明垂向渗透系数对保护区划分范围的影响最大。因此,在应用数值模拟法对岩溶地下水源地进行保护区划分时,应尤其注意模型中各含水层垂向渗透系数取值的准确性和合理性。

     

  • [1] 郝永艳. 三给地垒岩溶地下水系统及水源地保护区划分研究[D].太原:太原理工大学,2011.
    [2] 国家环境保护总局. 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划分技术规范(HJ/T338-2007)[S].2007.
    [3] 江广长,马腾. 地下水水源地保护区划分方法研究[J].安全与环境工程,2016,23(3):36-39,57.
    [4] 黄丽丽. 磐石市地下水水源地保护区划分研究[D].长春:吉林大学, 2007.
    [5] 代美龄. 关中盆地典型地下水水源地保护区划分研究[D].西安:长安大学,2016.
    [6] 赵红梅,肖杰. 公式法与数值模拟法在地下水饮用水源保护区划分中的应用:成都平原某水源地为例[J].四川环境,2013,32(S1):60-64.
    [7] 邓媛媛, 胡立堂, 高童,等. 吴忠市金积地下水饮用水源地保护区划分[J]. 南水北调与水利科技, 2013, 11(1):127-131.
    [8] 翟立娟.岩溶水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分技术方法:以邯郸市羊角铺水源地为例[J].中国岩溶,2011,30(1):47-52,71.
    [9] 卜华,陈占成,张良鹏.山东羊庄岩溶水系统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划分探讨[J].科技创新导报,2008(20):110-112,114.
    [10] 王晓玮,王延岭,赵志伟,等.基于数值模型的肥城市地下水源地保护区划分[J].山东国土资源,2017,33(4):29-33.
    [11] 李星宇,南天,王新娟,等.数值模拟方法在隐伏岩溶水源地保护区划分及污染治理中的应用[J].中国岩溶,2014,33(3):280-287.
    [12] Mcdonald M G, Harbaugh A W. A modular three-dimensional finite-difference ground-water flow model[M]// Techniques of Water-Resources Investig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1988:387-389.
    [13] 吴吉春,陆乐.地下水模拟不确定性分析[J].南京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1,47(3):227-234.
    [14] 曾献奎. 地下水流数值模拟不确定性分析与评价[D].南京:南京大学,2012.
    [15] 吴雯倩,靳孟贵.淮北市地下水流数值模拟及水文地质参数不确定性分析[J].水文地质工程地质,2014,41(3):21-28.
    [16] 欧阳琦,卢文喜,侯泽宇,等.基于替代模型的地下水溶质运移不确定性分析[J].中国环境科学,2016,36(4):1119-1124.
    [17] 苗添升, 卢文喜, 欧阳琦,等. 地下水数值模拟的不确定性分析在水质预测中的应用[J]. 水电能源科学, 2016,34(8):20-23,44.
    [18] 南天. 大兴迭隆起地区地下水流数值模拟的不确定性分析[D].北京:中国地质大学(北京),2016.
    [19] 陆乐, 吴吉春. 地下水数值模拟不确定性的贝叶斯分析[J]. 水利学报, 2010, 41(3):264-271.
    [20] 翟远征,王金生,苏小四,等.地下水数值模拟中的参数敏感性分析[J].人民黄河,2010,32(12):99-101.
    [21] 陆燕,何江涛,王俊杰,等.北京市平原区地下水污染防控区划不确定性分析[J].环境科学,2012,33(9):3117-3123.
  • 加载中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276
  • HTML浏览量:  304
  • PDF下载量:  848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刊出日期:  2018-12-25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